[安雷/瑞嘉/ABO]忒修斯行动 大结局(下)+ 本宣 + 预售

(¦3ꇤ[▓▓]

大肿马:




瑞嘉+安雷本《忒修斯行动》预售开始啦


直参4.1的魔都凹凸only


预售时间3.11周日晚上9点(就是今晚)




TB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58f81debKO1QkP&id=565753198771




封面是 @来跟着叫试试?  禽老师倾情绘制的,让我们为爱鼓掌👏


本子内含有两篇新番外 瑞嘉 和 安雷 各一篇,请大家有序上车(X


通贩预售前 100 / 场贩预售前 50 送  @5:55  老师绘制的特典文件夹一份(文件夹工事中




  

   详细的情况都在图上了大家可以自己看看  


  








以下更新,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以来的陪伴~




 








“不过,总有人说方碑太虚无,其实我不这么认为。” 


丹尼尔磨蹭着木制棋子温软的表面。 


“虚无意味着空无一物,但是方碑能给你带来你想要的东西,所以不是空无一物,对不对?” 


他对着眼前的四盘走势不同的棋局,各落一子,微微一笑。 


“不要总想着拒绝比较好吧。” 




格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那个房间里,他有点不那么确信了。 


现在的眼前是他烂熟于心的景象,他曾在这里住了将近十年时间,比起一生来说太短,但在这里发生过的事却足以让他刻骨铭心。 


他站在曾属于他家的老宅外,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月光明亮。时值月初,圣空城这几天根本见不到月色,这另格瑞确信此时此刻他经历时间点并不是今日。 


这时候他看到了嘉德罗斯。 


准确的说是,曾经的嘉德罗斯。 


那家伙戴着以前那条他从不离身的围巾,出现在路口,他带领着一群人面朝着格瑞家的方向而来,目不斜视,却对四周微小的响动保持着关注。这种超越普通人类的地方,正是嘉德罗斯身为人造人的优越之处。 


完全知悉接下去剧情的格瑞情不自禁攥住了手边的灌木,树叶刺在掌中的触感让他一惊,自己竟然可以和周围的物体发生互动? 


嘉德罗斯和其他人的身影隐没在老宅门后之时,格瑞迅速贴到了门边,他试着轻轻拉动门扉,毫无问题。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格瑞脑中。 


现在还来得及,他可以杀死嘉德罗斯。 


按照嘉德罗斯当年的做法,他和他的小队现在应该在一层搜索石板,想当然耳,他是找不到的,但这能为格瑞争取一点时间。 


格瑞从腰带上取下随身携带的加了消音器的手枪,默默看了一眼,进入老宅。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想到母亲和年幼的自己此时正幸福地躺在楼上酣睡,满心期待着明天的到来,他莫名觉得有些鼻酸。 


不确定嘉德罗斯是否能看到自己,格瑞还是尽量小心,对方果然正在一楼地毯式搜索,每一处细小的拐角都没有放过,但嘉德罗斯那群人干得很快,留给格瑞抉择的时间并不多。 




现在,杀了他。 




格瑞心中,有个声音说道。 




这是你一直活到现在的意义,不对吗?之后再做什么也无济于事了,报仇也不能解决问题,既然如此,现在杀了他,一切还来得及。 


你还可以让这个自己拥有一个健全的家庭。 


你还可以正常地去爱,去喜悦,去做一个普通人。 


你的人生再也不会和这些怪胎有所交集,你会活得比现在更无忧无虑。 


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格瑞。 




格瑞举起枪,瞄准了嘉德罗斯的头。 




“不过,要小心。” 


丹尼尔说。 




也许是听到了动静,站在月光里的嘉德罗斯忽然抬起头,与格瑞四目相对,他的眼中全是滚动的红色代码,面孔毫无表情与生气。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枪响了。 


格瑞扔下冒烟的枪口,回过头。幻境如雾,渐渐消散,眼前又是那块巨大的方碑,他蜷缩着躺在方碑下方,两手向前伸着,如同婴儿,满面泪痕。嘉德罗斯跪在他身边,低下头看着他,伸出一只手去握着他的手,嘉德罗斯的手并不冰冷,带着暖意。 


他另一只手紧紧压着用自己围巾包裹好的,格瑞不断流着血的大腿,格瑞眼前,一切都变得缓慢起来,模糊起来,他听不清嘉德罗斯在大声吼什么,只看到他也和自己一样,眼泪一刻也不停地顺着下巴滑落。 




「虽然智慧的人临终时懂得黑暗有理,  


 因为他们的话没有迸发出闪电,他们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安迷修扶起格瑞,将格瑞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雷狮走回来,起爆器交到嘉德罗斯手里,大厅四周布满了炸药,他们搀着格瑞走进电梯,安迷修敲掉面板上的螺丝,手动开启电梯,看着它慢慢下行,嘉德罗斯昂首望着数字变化,按下了按钮。 




「善良的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他们脆弱的善行 


 可能曾会多么光辉地在绿色的海湾里舞蹈,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爆炸声响起,丹尼尔眼前的棋盘在整栋楼巨大的震动中分崩离析,他站在行将倾覆的大厅中央,冷冷地看着,眼神中的情绪艰深莫测。 




    「狂暴的人抓住并歌唱过翱翔的太阳,


  懂得,但为时太晚,他们使太阳在途中悲伤,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凌晨五点,破晓之前,瘦得几乎只剩下一层皮囊的鬼狐天冲仰面倚靠在车库冰冷的墙壁上,停止了呼吸。




    「严肃的人,接近死亡,用炫目的视觉看出


  失明的眼睛可以像流星一样闪耀欢欣,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电梯到达一层,门扉缓慢地朝两边开启,迎接他们的是前所未见密集的枪林弹雨,没有交流,不躲也不藏,四个人手中的枪几乎同时迸发出火光来,火力线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壳,随着他们的前进步步推行。


黑色的人影堆叠着从两边楼梯上流水似的扑将下来,像是黑夜中的行军蚁,密密麻麻,嘉德罗斯射完了自己的子弹,拿着小刀冲到前面,抬腿把最近的那个雇佣兵踢倒在地,他手起刀落,一侧身避开自对方颈动脉喷出的血柱,欲站起身时忽觉身后有异,转过头却看到格瑞的枪口冒着烟,一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倒在他们之间的地面上。


“没有以前敏锐了。”


格瑞说。


嘉德罗斯眯起眼看了他一会儿,却只耸了耸肩。




“那无所谓。”


他说。




「请用烫泪诅咒我,祝福我,我祈盼。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歇。」




雷狮的枪卡壳了,他用力将枪柄甩向接近他的那个雇佣兵的后脑勺,直打得他脑浆都飞了出来,更多的人朝着雷狮扑来,他正在思考脱困的办法,忽然有人拽住他的胳膊,将他往上拽,雷狮望过去,看到安迷修的脸。


“上来!”


他们跳上平台,一面将那些丧尸一般朝着他们伸出的手踩下去,安迷修踩动了这块悬浮台的电源,雷狮点射掉一个正和嘉德罗斯颤抖的雇佣兵,冲着那家伙喊道:“这边!”


花了一阵工夫,他们四个才终于在这块安全岛上聚合,下方的子弹砰砰不停打在悬浮台下,格瑞是被嘉德罗斯拉上来的,他瘫坐在台上,从绑在腿上的应急带上取出几枚手雷。


“朝承重墙扔。”


他言简意赅,似乎正极力忍受着痛苦。


安迷修控制着方向,雷狮和嘉德罗斯帮助格瑞,悬浮台只是展示用,出不了大厅,他们必须在承重墙倒塌前越过人潮跳到另一边的楼梯上,但是从平台到另一侧,除了密不透风的雇佣兵墙,还有这个几乎跳不过去的距离。


“我先尽量把悬浮台靠过去一些。”


安迷修说完,感觉到一只手按在他的手背上,朝下压了压,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只能看到雷狮的侧脸。


“这件事结束后……”雷狮以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我知道一处很好的跑马场。”


安迷修还来不及回答,平台忽然猛地朝下一沉。


“不好,他们击穿了保护层,我们得赶快想办法!”格瑞吼起来,嘉德罗斯应了一声,忽然站起身,他把身上背着的包扔到地上,从里面翻出绳索。


“只能试试看了,我先过去,然后利用力场把平台拽过去。”


来不及商量了,他们几乎能以肉眼看到平台的下沉,格瑞一言不发地帮嘉德罗斯将绳索固定在平台上露出的钢栏上。


“先走一步。”嘉德罗斯拍了拍腰上的扣环,冲格瑞说。


格瑞沉着脸,点了点头。


雷狮架起枪,在嘉德罗斯滑向另一侧的时候帮他清掉下面那些企图将他射下来的雇佣兵,格瑞做了一个简易的炸弹,嘉德罗斯滑到对面,将绳索绑在对面巨大的石柱上,平台开始被慢慢拉过去,格瑞等着平台移出边界,下方的牵引力一消失,就用力投出了炸弹。


爆炸的巨大冲击力将平台推出老远,雷狮及时过来架住格瑞的胳膊,安迷修断后,他们直接来到平台边缘,格瑞将第二个炸弹交到安迷修手中,然后在雷狮的帮助下攀上绳索。嘉德罗斯在对面接应,安迷修最后一个上绳,同时抛出了第二个炸弹,在平台被炸碎的同时接着冲击力跃到了对面。


四个人刚在楼梯上站稳,下方地基的下沉就让他们再一次失去了平衡。承重墙倒塌,大厦以缓慢的速度朝着一边倾斜。楼梯下方开始断裂,那些雇佣兵往往还来不及爬上来就随着断裂掉了下去,而那些侥幸爬上来的人,也被安迷修一个不落地射了下去。


嘉德罗斯去探了一回路,走回来,冲他们偏了偏头:“这边。”


他们四人互相看了看。


知道这就是最后了。




没有子弹的枪和损坏的刀捆在一起扔了下去,最后点查过剩余的弹药,脱下破烂的弹夹和防弹衣,他们朝着深处走去。


格瑞走路一瘸一拐,却依然自主前行,嘉德罗斯拿着枪不远不近地护在他身后,雷狮和安迷修远远走在前头。四处都在崩塌,他们行走在那些正在向下掉落水泥块,玻璃炸碎断裂的残垣之间,径直向尽头的那扇大门前进。 




“嘿,丹尼尔。” 


推开门的时候,安迷修的声音轻松地像是要在这震耳欲聋的大崩坏中谈论天气。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可真不容易啊,要听汇报吗。” 




丹尼尔扶住石柱艰难地转过身,四管枪口对准了他。 




雷狮笑了笑: 


“让我想想,从哪里说起好呢。” 






…… 






没有什么能够圆满。 


正如一切都不会迎来终结。 






-完- 




出本番外见~

评论(3)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