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跟着叫试试?

首页 PIXIV Weibo 52大法 ASK 私信 归档 RSS
1/3

[飆速宅男][山坂]困於籠中的劇幕

wow…!起来就看到冰瑚桑的肉耶耶!!!好吃嘻嘻//////////Q当然是我٩( ᐛ )و() 冰瑚: 作者:冰瑚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配對:山坂分級:NC17注意:一樣變長的短打,梗來自阿禽 @来跟着叫试试? 的新圖,嗯,有髒髒的架空設定所以慎入,被mob視x的劇情有,但是mob無害,依舊是純粹的山坂。以上都可以再往下!預防萬一的直接上圖片吧!(雖然程度感覺還好 請戳→●●●我只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路人(。

[飙速宅男][山坂]哈啊、请住手♥(下)

wow好长!!!!辛苦你们了好厉害啊啊!!2人合♂体的我快分不出来了XDDD!突然觉得东堂好可怜www新年快乐!!!!!!! 南极资源站: 让我模仿一下冰瑚桑的格式写一次 作者:冰瑚+木星南瓜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配對:山坂分級:NC18注意:和冰瑚桑 @冰瑚 合写的电车咳咳咳和咳咳咳,是给 @来跟着叫试试? 的生贺,爆字得简直停不下来,迟到了真对不起啊!感受一下我们灼热的爱意!写的时候是繁简混合,发的时候全部都转成了简体,这次的分级多了一个1所以大家懂的 上篇在这里→○ 下篇戳我戳我(°∀°)ノ 密码:nozuonodie

【山坂】想和你在现实相见

谢谢!!!!我终于看完了TT!!!!!!!!!!有肉吃好性福TT(揉眼 谢谢阿萧呜呜!!!!!来TT!(拍床单(什么鬼 萧丽侍: 祝阿禽@来跟着叫试试?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生日快乐! 感谢白白@南极资源站 提早跟我说,我才能提早准备TUT昨天一边哼哼哈哈地说我已经刷了四千字前戏了嘻嘻嘻嘻胜利(写完)指日可待!对了白白,生日是哪天来着? 明天 我了个太阳【。】 幸好白白鞭策着我! 呜呜呜呜加油啊禽,加油!给你好多好多粮吃,虽然只是普通的粮,但是希望能给你的肝增加点能量!加油!加油!CP我等着裹着我的小裙子坂道一起来买本呢!光是想象就觉得能喷鼻血,坂道君可爱的白大腿!因为过度害羞而没法直视的样子都好美味的! 生贺链接,戳→→坂道君美味密码:huanghuang

[飆速宅男][山坂]哈啊、請住手♥(上)

期待下篇555555 冰瑚: 作者:冰瑚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配對:山坂分級:NC17注意:和白白 @南极资源站 輪流接龍的電車咳咳咳....給阿禽 @来跟着叫试试? 的生賀...上篇!!下篇會更新在白白那兒(還在產),因為我們繁簡體混雜所以最後都轉簡體囉!(下篇出了再補地址)小野田庆幸自己找到了个不错的位置,在几乎满员的电车中还能靠到墙角,因为离尖峰时段还有一点时间,所以并不会挤到无法呼吸的程度。他抱着背包暗自窃喜地面向墙面,边想着是否要把耳机拿起来听。又一站到了,车上似乎又变挤了一点,小野田感觉到自己背后似乎贴上了人,忍不住微微皱眉。似乎有点……太近了些。不过在电车里经常也会有的,名为高峰期的人挤人时段里,被人群压得透不过气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只是小野田上学的交通工具更多使用的是自行车,少与这种恐怖的情况打交道。心安理得继续打算把耳机拿出来的小野田没有在意背后的人和自己已经贴近到这种距离,比主人灵敏的鼻尖捕捉到和人群中的汗味截然相反的味道,小野田多吸了几口空气,尝试想辨认到这股有点熟悉又想不起来的气味。对方的呼吸似乎因为距离太近而吹拂过他的后颈,让他敏感的哆嗦了一下,顿时将那股困惑抛去脑后。自己的整个背部被紧贴的这种感觉果然不论几次都不习惯,他耸耸肩,将手放在背包上准备掏出耳机线,却突然地僵住了。自己的臀部,似乎被摸了一下?小野田愣了两秒,之后又觉得大概是错觉了,毕竟他可是个男孩子,从外观来看怎样都不是那些传说中的电车痴汉会下手的目标吧。于是他淡定地将手伸进背包里摸索,却在下一刻又停止了动作。一只手放在了自己腰上,那样贴合的触摸,肯定怎样都不能说是错觉了。小野田僵直着身体动也不敢动,双手更加搂紧了自己的背包。扶着腰的话,难道是身后的那个人站不稳吗?似乎也是有这种可能的,毕竟行进中的电车有时候的确晃动剧烈,但是把手放在陌生人身上的这种行为,怎么好像有点超过?西装革履半张脸是阴影的猥琐大叔……这样的形象不由自主浮现在小野田脑海里,腰上的手还没离开,来自不认识的人的体温让小野田不太舒服地尝试在本来就拥挤的车厢里挤出一点空间,想要离这只手远些。就在他刚挪开半只脚的同时,那只手也跟着动了。先是在他腰上不轻不重的摸了一把,接着开始向上滑动。只穿着一件薄衬衫的小野田几乎能感受到那种陌生的热度透过布料传来,让他一阵鸡皮疙瘩。等等,这肯定已经是性骚扰了!难道他碰上传说中的电车痴汉了?这简直像不会想到男性患乳腺癌但确实存在一样,真的会有对男性出手的痴汉吗?确实身高和体型上,小野田和稍高一些的女性比较靠近,加上是背对的,被误会是女孩子的几率也……不可能吧?!因为他今天穿的是自己的便服,绝对是街头标准的男性装扮。因为惊吓而无法动弹的小野田想要回头,可是他的脖子只够勇气微微偏过去,眼睁睁让他看到那只不速之客越过腰肋,摸到他平坦的胸前。只要摸到胸部是平的就会明白自己找错目标了吧?视线和触觉敏感地捕捉到那只手如何覆盖住自己的胸膛,像对待女性那样抚摸时,小野田皱着眉,拼命把恶心感压下去。奇怪了、等等,明明摸到自己确实平板的胸部了,应该能够确定是男性了吧?莫非这个人喜欢的是贫乳的女孩子?眼那看只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几乎就要像在那边定居下来一样,小野田的脑袋顿时混乱得无法思考,更加让人感到惊悚的是,那只手居然还开始爱抚了起来。是真的像小野田曾经偷瞄过的H动漫一样,用手指揉着自己的胸部,还一边捏起身为男孩子大概毫无反应的乳头。小野田原本是这么以为的。但他却悲哀的发现原来那种地方被碰触居然还是会有感觉!在小野田惊恐的目光下,对方的指腹隔着布料,沿着四周摩挲到顶尖,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他差点「嗯」地发出声音,对方居然捏住了中心,在电车上性骚扰到这一步也太过大胆。过去的小野田不知道但是现在却深刻明白了,敏感的乳首发出了哀鸣,虽然对方没在用力,但是被捏住的重要地方又酸又痛,还有他不想去理会的麻麻的感觉。这扇新大门开得太突然,咚咚直跳的心脏高喊着反抗啊,快反抗啊!但小野田只是不知所措地盯着正在猥亵自己的手,焦急地咬紧嘴唇,身体害怕得猛抖了几下。那片肌肉不是那么发达,还是少年柔软触感的地方或许真的可能被误会成贫瘠的少女圣地,但是没穿内衣这点不自然的地方,难道痴汉先生他没发现不对吗?那只手的动作变得越来越过分,小野田有些羞恼地想着幸好自己是面对着无人的墙壁的,否则这样不堪入目的骚扰要是被看到的话……不对,搞不好就是因为没人能看到所以被触摸的程度才会越来越得寸进尺的吧?原本只是捏着的姿势,现在已经变成了按压,用指尖去抠弄着。从未被陌生人如此对待过的小野田胀红了脸,虽然心里厌恶到不行,身体却违背了他的意愿开始变得敏感起来。对方似乎因为他始终没有过度反抗而开始嚣张起来,以各种各样羞耻的动作开始玩弄起他的胸部,小野田忍不住怨恨起因为嫌天气热所以只穿了一件衬衫的自己,那种几乎是直接被触摸到的感觉,简直太超过了。他只好又扭了扭,再次想要脱离那只恶劣地给予他碰触的手。就算把小野田当成女性,这种举动也绝对是对女性的侮辱,是犯罪。 小野田大幅度往旁边挪,将身体缩得更小,在胸膛和那只手拉开距离的瞬间马上将自己的手插进那个空间做出护胸的姿势。做到这么明显的地步,已经确实表达出「请住手」的意思了吧。只是躲得越靠里面,被困住的空间就越大。后面那个人没有离开的意思,小野田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和他的体温,伴随着恐惧,他不知道刚才自己表现出来的刚毅是否足够让对方停止犯罪,但是当畏惧情绪再次占了上风的小野田哆嗦地靠在墙上时,身影就像是个无助的被害者。 那只手因为小野田阻挡在中间的动作顿了顿,放弃似地落下,让小野田暗自松了口气,但那口气都还没吐干净又再度梗在喉咙里,原因是他感觉到,这次被袭击的是另外一个部位。对方的右手绕过了他的腰,这次,直接摸到下腹的位置。那只小野田以为对方已经缩回去的左手,又再度扶上他的腰,这下几乎变成他整个人被困在那人怀里的姿势了。小野田惶恐不安地挣扎,额头甚至因此撞上了电车的墙壁,却还是无法阻止对方右手继续往下滑的动作,不行!就算他是男孩子,但那种地方也是禁地呀!不能随便让人给碰触的部位!被盯着不放这件事让小野田感到有些自暴自弃,这次是真的,对方只要摸到底线了就会明白他是货真价实的男孩子,这种可怕的行为就会停下吧?在胡思乱想的几秒里,习惯探测小野田是否反抗的手在确认到他不敢动弹后,依然狂妄地在小腹流连,甚至在他急促的轻声喘息后,到达了不能触碰的私密地。小野田紧张地抱住自己的背包,妄图靠着重物的压力顶开那只手,那只手却在缝隙中灵巧地动了动,解开了他牛仔裤的拉链。小野田全身僵硬,甚至冒起了冷汗,他感觉那只手顺着裤缝就这么滑进去,隔着仅剩的脆弱底裤摸到了自己的男性象征。这样……总该会停了吧?终于认出他不是女孩子了吧?接着他却绝望地发现,那只手并没有远离,而是直接摸起他的重要部位,用十分色情而缓慢的动作。小野田几乎连头顶都要冒出蒸气,羞耻得感觉自己快要死掉。已经快要忍受不下去了,就算自己面对着墙面,就算有背包遮挡着,也无法掩盖住他正在被某个不认识的痴汉骚扰的事实,而且对方并没有因为他不是女孩子而放弃,这样看来,当初根本就是选定了他作为目标的嘛!这么大胆乱摸,很快能会被旁边的人发现吧,这样就能制止这人的犯罪行为了。可是电车里的人不是低头看着手机就是在听音乐,根本不会有人留意到站在角落里的他。最后防线的崩溃让小野田对之前侥幸的想法感到羞怒,这股怒气终于把憋在他嘴边久久说不出的话挤出来。「……请、请不要这样。」抓住了那只深入到男性秘密场所的手的手腕,小野田的勇气随着语句一下子消失得精光,再也没办法使劲将这只手扯开。身后的人随着他说的话僵硬了好一会,接着一声轻笑在他耳边响起,声音还异常熟悉。「终于反抗了,坂道君。」小野田迅速地转过头,对上只比自己高一点的男孩微笑的脸。「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你都还没有反应的话,我可是真的会很生气哦。」真波山岳,小野田的挚友兼敌对学校的对手,以及更难以启齿的、不知从何时开始怀有暗恋情感的对象。小野田呆愣着说不出半句话,看起来面无表情内心却彷佛正被原子弹轰炸般,霹雳啪啦地跟着崩毁碎裂。他抱紧了背包想转身,却因为震惊过度而脚一软,全身脱力地后跌去,被真波稳稳地搂腰托住。「坂道君?」不对!不是!不可能!真波山岳怎么会站在自己身后?还居然就是他以为的电车痴汉?所以,等等、刚刚那些被性骚扰的举动,全部都是这个人做的?小野田终于反应过来,脸颊迅速的窜红,同时心脏剧烈跳动得像要蹦出来一样。分不清楚应该要先生气还是先害羞,脑袋一片混乱的小野田只能继续无助的卡壳当机。他瞪着身后真波无辜的脸呆滞了好几秒,稍微转过来一些的脑袋由于事实冲击太大,生气这档事已经完全被抛之脑后,反而因为意识到自己被真波抱在怀里,之前被骚扰的记忆好像商量好似的集体一跃而上占满脑里,小野田觉得本来就凝聚在脸上的温度瞬间连着身体一起点燃了,毕竟他可是被做了摸进衣服,甚至玩弄了乳首,连象征性别的器官也没被放过……总之这样那样的事。是梦吧,像过去合宿里作过和真波君一起唱歌的梦一样,只是自己作了个对不起真波君的梦而已。「我站着作白日梦了……?」「不,现实哦。」那个轻描淡写的人说着现实的话,听上去却比梦更加虚幻。这回小野田是真的无力了,背后的真波提了提怀里差点滑下去的身体,要是从旁人的目光看,两人就像紧贴着抱在一起 「可是、为为为为什么?」惊慌失措之下没头没尾的问句,偏偏身后的人听懂了。真波眨着眼,似乎努力地回忆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本来想和你打招呼的,毕竟没想到居然会搭上同一班车啦……结果,后来就想说恶作剧吓唬你一下,偏偏坂道君对于袭击自己的动作居然没有半点反应呢?该说是没有戒心还是特别的放纵,总之就是很令人生气又担心……」真波这么说着,却露出和话语截然不同十分温柔的微笑,让小野田不自觉地抖了抖。「唔,但是、如果不是真波君的话,根本不会有人想要袭击我的!」小野田低声反驳着,却在脑海里演练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似乎是暗指真波才是那个会袭击他的人?欸?真波皱眉,手用了点力搂紧怀中的人。「才不是这么说的吧?坂道君现在就是在被袭击中呀!」为了证实这句话,那只始终没离开小野田重要部位的右手还使劲地捏了捏。几乎要忘记真波现在姿势的小野田在瞬间受到惊吓,但更不妙的是,和刚才那种被陌生人骚扰的厌恶感截然不同,现在是被真波抱着,被对方抚摸着的这种想法在脑袋里发芽,冒出了无数粉色泡泡,身体变得比刚才还要敏感,被碰触到的地方居然会感觉到有那么点舒服又难耐。「唔!等等,别这样……」贴得这么近,即使是在空调间内,真波身上的味道也比平时更浓郁地袭击过来。从一开始就应该想起来啊,一般不会有人出了汗之后也会让小野田觉得好闻。既然对方是真波,小野田忽然就有了挣扎的勇气,只是在对方怀里转动扭捏实在起不了什么效果。在赛道上两人有不分上下的实力,但是下了车后小野田依然是个没什么臂力的瘦弱高中生,在力气的优劣上真波迅速占了上风。「是我的话,坂道君这么要求当然会住手,反过来说,如果袭击坂道君的是强势的变态,这么没有防备意识可不行啊!不可以,必须要让你意识到抵抗犯罪的重要性。所以抱歉啦。」自说自话的真波突然加速了手上的动作,吓得小野田赶紧用手捂住嘴,避免发出任何一丝声响惊动到附近的乘客。而原本扶稳小野田腰部的手更是毫不客气地伸进衬衫里,沿着光滑的小腹,一路上游,回到了之前被捏得有点红肿的凸点前。这次没了衣服的阻隔,直接接触到长期握车把而有点粗糙的皮肤触感,那是和衣服摩擦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已经想要投降认错说着以后会加强防备的小野田错过了出声的机会,上下两处从未试过被别人亲密接触的地方产生的奇妙感受让他溃不成声,只要手掌挪开,他根本不能保证奇怪的喘息不会穿越防线。这里可是电车里啊,被眼泪模糊了视线的小野田低着头,除了在真波手上认输的胯间,他只看到自己发抖的双腿。和自己抚慰欲望的感觉不同,小野田从来不知道被别人,被真波山岳碰触会是如此舒服的一件事,明明害羞得想要推开这个人立刻冲下车,却变得完全施展不出半点力气。害怕自己这样不得体的姿态会被人看见,小野田紧张的摀着嘴小心翼翼地偷看周围的人。在真波身后还有两个靠得很近的女学生,但幸好一个人戴着耳机垂首听音乐,另一个人则专注于手中的游戏机。下身被用力地揉了一把,接着耳边响起真波的声音。「还真的是毫不反抗啊……坂道君这样子,」真波轻哼,手上的动作跟着越来越过分,「居然被袭击了还可以兴奋起来?」小野田拚命摇头,甚至憋出了眼泪,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反驳。双腿几乎没了力气,只能靠着身后的人,偏偏应该要躲避的就是来自那人的动作。下面的确已经被摸得很有感觉,全身的热度都汇聚在那处,酸酸麻麻的,胀痛得想要获得纾解。但是并不是这样的,他之所以心跳、发热、悸动着,是因为真波的动作,只是因为真波山岳这个人。在耳边的温热吐息,有些粗糙又笨拙的手指,以及偶尔摩擦过脸颊的头发。身体在叫嚣着想要获得释放,想被更用力的拥抱、更深度的触摸,想要被这个人亲吻,渴望得不得了。「呜呜……」小野田眨掉了眼中的水气,放下双手喘息着,捉住真波还在侵犯自己的手,回过头,视线朦胧的对上另一人,「不、不是的!」似乎是泪水,又或者是狼狈不堪的样子的功效,对上这样一张脸的真波真的就停下动作,让小野田有了说话的机会。小野田深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像身体那么抖,「我是、我是,我讨厌这种事情,但是我喜欢真波君,所以……」没有奢求过回应,也不曾期望能传达,从诞生的一刻就只渴求熄灭在沉默里的,深埋在他心底的感情。就算是断掉的单行线,至少小野田不希望这份感情被当成污秽的其他事物。「对不起!我对真波君起了反应!」连猥亵的动作一并停下的时间里,沉默的数秒在感官上放大了几倍,卡在快要高潮关口的小野田痛苦地吸取着空气,在公共场合失态和刚好在要去不去的煎熬中哪个比较辛苦,对比起来哪方都让他骑虎难下,不过随着他说出口后获得的寂静,就好比黑色的沉重大石,压得他心脏冰冷。背后那个人看不到他强忍眼泪的表情,或许是今天最幸运的事。「……坂道君,你哪个站下的?」安静了好一会的真波忽然问出小野田意料外的问题,没搞懂这句话含义的小野田乖巧地回答自己的目的地,本来今天他是要去周边专卖店的。「箱根汤本……」「那岂不是下个站就是目的地吗?好险呢,马上要下车了。」真波呼出一口气,将放在对方衣服和裤子里的手收回,替他拉好衬衫衣襬和裤子的拉链,甚至脱下外套小心地围在对方腰上,遮住裤头那处还未纾解的隆起。小野田愣愣地任由对方动作,接着被拉住手,朝电车出口的方向走去。真波急急地穿越人群,抓着小野田正好在到站时走下电车,到了站台后他还没停止的继续前进,两人没有说话地穿梭在车站大厅,让身后被拖着前进的人满是莫名的心脏越来越冷。「真、真波君,如果觉得讨厌的话,不用接受我也没关系的……」这样子被沉默拒绝的场景虽然早有预料,但小野田却仍然不能抑止心情的酸涩,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他忍不住就咬紧下唇。真波猛地停下脚步,让毫无防备的小野田撞上他的背,他转身,举起手在小野田双颊上各自轻轻拍了一下。一点也不痛,却让对方错愕地瞪大那双本来就很圆的眼睛。在小野田诧异的目光中,真波低下身,正规地做了个九十度的鞠躬。「很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做的,在电车上做出这种事情让坂道君这么困扰。」被真波如此严肃地道歉,小野田立刻装作四处张望。偶尔走过的路人奇怪地瞄了一眼真波,很快就失去兴趣继续回到自己的轨道上。「我没想过要回应,更没想过会被接受,但是这么直接拒绝,那个……」企图用眼神飘移掩饰情绪的小野田最后敌不过涌上来的泪水,还想伪装平静的喉间哽咽得差点发不出声音,「本来不打算说的,呜,请当作没听见吧……呜呜……」难堪得要命,糗死了。小野田羞愧得用双手捂住脸,拼命忍住抽泣声,不管是这张难看的脸还是让人困扰的声音都不想被真波知道,可以的话,真想原地消失,变成空气或者化为透明,哪个都行。「等等,我是想说,虽然我说得好像很正经,但其实是带有私心才会对坂道君上下其手的,逼得你不得不在电车上告白,这部份很抱歉……但那句对不起绝对不是在回绝告白!不是哦!不准收回去!」真波捉住小野田的手,左右看了看,连摄像头的位置都多留意了两眼,才寻到个没有人的角落走过去,将对方压在墙边,一脸认真地低头看向他。「刚才是,被坂道君告白这件事实在太过冲击了所以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想着总之先下车吧这样……」真波深呼吸,缓慢地勾起嘴角,「说实在的,我可不是那种真正的电车痴汉,可以盲目的选择目标就下手啊!如果不是坂道君的话,根本就不会想要靠近的……」他咳了咳,有些尴尬地偏开头,却遮掩不住脸上浮现的红晕,「那个,所以说,因为是坂道君,所以才特别会想做这种事,虽然原本只是想警告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停不下来了,不小心就顺从欲望,对你做了更加过分的事……」小野田神情呆滞地听着,努力想要理解对方话语的意思,却在逐渐听懂后,脸颊也跟对方一样开始热起来,眨着眼睛,心情有些雀跃期盼却又隐含担忧焦躁。可以这样认为吗?对方的意思,是他所想的那样吗?「我、总之,就是……」真波结结巴巴地看着对方的表情,却怎么也无法把完整的想法说出来,只好憋着一口气,双手圈住了对方的腰拉近,直接一个干脆的吻落下。初吻就这么结束在刹那间,但这回双方都哼不出声,只能红着脸低头,你不敢看我,我不敢瞄你,心里却飞驰而过乱七八糟的猜想。「……」「……」「总之!先解决你的状况,这附近我有认识的前辈,借个浴室应该没问题。」几分钟后,真波再次牵起小野田的手,刚想焦急地大步迈出,又立刻回忆起对方被自己弄得糟糕的困窘,最终还是放慢了步速。小野田安静地被拖着前进,没有说话,他呆呆地看着前方那人的背影,缓慢地勾起指头,握紧了那只圈住自己的手。-tbc我們居然接龍接出了七千多字的上篇!!!(超驚悚的阿禽生日快樂哦哦哦!!!!(雖然還沒到本番但還是先請淺嚐甜點吧後面還有正餐!! 總之被xx了我再換圖補個圖預備著→●

[短篇][同人][弱虫ペダル][山坂]公主抱

看完来转发!!谢谢肉叶但是没有肉ww!!!干妹你干的好事ww这2人的日常也是甜的要死www NEVER LAND: @来跟着叫试试? my dear禽哥,生日快乐 今天的我,仍然想赶零点没赶上…… ============== “我想对坂道君公主抱。”真波对东堂说。 正在照镜子的东堂努力挽留住自己差一点就要向真波飞去的白眼。“想去就去啊……和我说有什么用。你不会抱不起来他吧?” “不……该说我不太清楚自己能不能抱起他吧……” “?” “因为每次我都会做到睡着嘛。就算做之前想着这次做完了一定要帅气地公主抱着坂道君去浴室,然后亲手给他洗澡,但做到兴头上就会忘掉这件事。等醒来之后往往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不,上午。那时候坂道君自己早就洗完……” “停,你给我停。”这人到底怎么从公主抱扯到这里来的?在话题越发朝着诡异而不可收拾的方向奔去时,东堂急忙替真波踩下了刹车。他的小卷正在国外,他聊以慰藉的只有作为配菜的小卷的邮件和自己的右手,脆弱的时候想想自己的形单影只,连看到成对儿拖鞋都想哭,才不要听丝毫不会读空气的电波系学弟在自己面前深度秀恩爱。 真波其实也没想在东堂面前秀他和小野田的恩爱;因为实际上东堂在没在听或者愿不愿意听他讲述他和小野田的幸福生活二三事他根本就不在意。“啊……真的好想把浑身都透着粉红色的坂道君公主抱着带去浴室然后帮他从里到外都洗干净啊……”在东堂愤恨地用一只手捂着耳朵和大洋彼岸的卷岛发邮件、以努力隔绝学弟的现充电波时,真波眼睛里闪烁着充满梦想的纯真少年特有的光芒,看向远方,心里想着糟糕的事。 真波之所以突然想起了要对小野田公主抱是因为他最近看了些奇怪的漫画。 两个月前,他和小野田开始了他梦寐以求了很久的同居。新生活里除了充满他向往的晚上没法睡早晨没法起,还充满了小野田坂道近20年的人生里积累下的某些“财富”。 其名为二次元。 “这是啥?”真波指指左手边的架子。 “钢普拉。” “这又是啥?” “可三段变形式战斗机。” “这……那,那这个又……” “哦哦!那个是我超喜欢的!Patlabor哦!” ……一个比一个听不明白。而且真波在真波看来,这三个东西明明长一个样子。 或者可以说在他眼里除了公路车和小野田之外,所有东西都长一个样子也说不定。 但这话他不能在小野田面前说,更不能让小野田知道自己面对他最喜欢的东西却还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思来想去,他决定求助于小野田高中时代自行车部的经理人寒咲,希望能通过某种方式在不被小野田发现的情况下更加了解小野田的喜好和内心世界,从而使两人的关系变得更亲密。 得知了真波的来意后,寒咲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你先不用在意那些模型,那些对想入门的人来说门槛太高。我给你点入门级别的资料吧。”她这样对真波说。 不得不说,少女是可靠的。两天后,真波就收到了寒咲送给自己的一箱书,打开后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考虑到你需要二次元理论联系三次元实践,从而拥有更深的切身体会,比起用语言更用行动和小野田君交流,将他最喜欢的二次元在现实生活中带给他,我觉得这些东西对你更有助益。” 没错,那是一箱漫画,每本漫画的主角无一例外都是两个男生。 考虑到有很多未成年人在读这篇文,关于那些书里具体都描绘了怎样的场景,这里无法赘述,只能多嘴一句:请大家相信干妹涉猎的广度,和选书的品味。 但真波诚然涉世不深,也不知道寒咲的隐藏属性,所以完全不懂那些漫画封面上成人限定的标志的含义。连大学都是摸着鱼考上的,课本都没有好好读过的他单纯是为了更接近小野田的世界而抱着这些漫画认真地钻研起来,每翻开一本都仿佛能看到新世界,脑子里回荡的全是新大门一个接一个打开的声音。 在自己抱有兴趣的领域,真波的行动力素来是很强的。如虎添翼的他迅速将自己在书本里学到的知识应用到了小野田身上,于是不但男前度和体贴度有了显著增扎,晚上没法睡早晨没法起的程度也更加严重了。虽然他对此毫不在意,而且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行为其初衷因钢普拉,可三段变形式战斗机和Patlabor而起,彻底沉浸在了将小野田喜爱的二次元文化反应用于小野田身上的欣喜中。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即使小野田相当在意真波到底是从哪里突然学来了这些,才变得在床下浪漫如意大利人,在床上凶猛如希腊人,不过不论他怎么在意,真波都很快能让他脑子放空到没法在意。 然而不顺利的事还是来了。 在某本漫画里,作者描述了在一场嘿咻过后,攻方抱着受方去浴室帮受方洗澡的浪漫情节。真波非常喜欢那段情节的气氛,所以很想尝试一下,也公主抱着小野田去浴室,却每次都因为做到忘乎所以榨干了最后一丝精力,做够了就彻底睡过去,完全腾不出手而始终未能如愿。 也就是本文开头真波向东堂提到的事。 所以今天,真波下定决心一定要多少留点意识,绝对要在嗯哼的事情结束后把小野田公主抱着带去浴室。 然而今天小野田却意外地不配合,仿佛有什么心事。 吃过晚饭后,一直在寻觅机会的真波在厨房堵到了正在洗碗的小野田。小野田一直在发呆,直到水龙头里的水都从堆在水池里的碗中溢了出来也没有发现。真波轻飘飘地靠近他身后,揽住他的腰帮他把水龙头关上时,他才意识到真波的存在。“想什么呢?”真波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下气,然后轻轻咬上了他的脖子。 小野田突然挣扎了起来。“啊啊啊,我想起来了!”他从真波臂弯中滑了出来,“我我我我今晚没时间看了,我去录个动画片明天看!”语毕,就冲进了客厅。 ……什么情况? 不不不。真波摇摇头,要知道小野田生性就是羞涩的,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自己上手可是初始设定。虽然两人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了,在真波床上床下的不懈努力下,小野田的羞涩和扭捏早已经放开了不少,但偶尔肯定还是会受出厂数值影响。这是正常反应,不如说是相当可爱的正常反应。真波轻轻哼着歌替坂道刷好碗,想着没问题,坂道君你等我接下来的攻势嘿嘿嘿。 然而今天,他的攻势却反复失败了。 不知为何,今晚的小野田滑得就像水里的鱼,而真波则变成了一只毫无捕猎经验的猫,无论如何都不能如愿堵住小野田,并像往常一样吃掉他。想把他压在沙发上,他岔开真波的话题滚走了;想把他按在玻璃上,他喊着不行不行面包机里还烤着面包逃走了;想趁他洗漱时把他推倒在洗脸池上,结果基本不会在真波面前锁门的小野田这次却给卫生间落锁了。真波觉得自己像一只被主人无视了的寻回犬,叼着飞盘蹭了主人半天手想让他和自己玩,结果主人就只是摸了摸自己的头,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野田搭着毛巾从卫生间出来时,耷拉着耳朵的犬真波就这样靠在卫生间的门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面对这样的真波,小野田感觉到了心痛,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行,不能这样,他有事要做。“真波君你今晚先睡吧,我,那个我……”小野田咬了咬下唇,好像在思考自己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我今晚有点书要看,先在客厅看……唔!” 真波没等他说完。他把小野田压在墙上,像浑身细胞都准备好要捕猎的小狮子一样盯着小野田。小野田被他盯得眼前发花,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差点把自己今晚的计划也一起咽进了肚子里,再度被真波牵着走。 但真波没把他怎么样。 从狩猎状态变回弃犬模式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真波用自己的嘴唇轻轻地在小野田嘴唇上蹭了一下,妥协的话说得没精打采:“那我先睡了……” 看着他垂头丧气的背影,小野田觉得自己做了件坏事。 于是小野田就在这样的自责和煎熬里慢慢地数着秒针走过一格一格,等到觉得真波差不多睡着了,才蹑手蹑脚地溜进屋。他摸着黑来到床前,看着真波抱着本该枕着的枕头,连被也没盖,就那么团成一团地睡着。真波这段时间习惯了抱着自己入睡,让他一个人睡着,他一定很不习惯,甚至有点不安吧。 但是没办法啊。 “真波君?”小野田轻轻叫了他一声。 真波没反应。 “真波君?”小野田边轻轻叫了他一声边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肩膀。 还是没反应。 小野田放下心来,轻手轻脚地拉过真波的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慢慢地戴在了真波的手指上。 “生日快乐哦,真波君。”小野田在真波套上了戒指的无名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关于真波最近一阵子到底从哪里学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的事,小野田于一个星期前自己得出了答案。 因为他在收拾屋子时从沙发底下翻出了一堆做过详细笔记,标注满了“这个我要尝试一下!”的BL漫画。 就算小野田是个漫画迷,这当然也不会是小野田的。 小野田面红耳赤地把那些漫画翻看了一遍,羞得差点没法做人。他不知道这些书都是哪里来的,也不知道真波为什么会想到从BL漫画里取经。不过他不讨厌,一点也不讨厌。 该说,只要是真波的话,他都不会讨厌吧。 硬要说哪里有些在意的话,也就只有明明自己也是个男孩子,帅气担当的事不能都被真波抢了去才对啊。 所以他才计划着能够给真波一个惊喜。 在刚开始在一起生活时,真波就盘算过将来某天要买一对戒指。小野田被这个想法羞得要命,但看着为了买戒指甚至会减少骑车时间去打工的真波,他又觉得很开心。 开心到,让他觉得如果节省一下买漫画动画和模型手办的钱的话,自己能先一步完成真波这个愿望。 就在真波生日这天。 不过当然不能当面送。小野田的脸皮还是太薄了,当面送真波这样的礼物,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因为高热而头脑当机,连一句整话都没法说出。所以要趁着半夜,趁着真波睡着了的时候戴在他的手上,这样真波早晨一睁眼就会看到这个礼物。 可事实上,真波根本没有睡着。 他进屋后就一直醒着,小野田进来时也只不过是在装睡,打定主意赌着气,等着小野田上床之后再好好“教训”他一下。 然而他的计划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礼物打断了。带着小野田手的余温的指环套上他手指时,他才想起来,确实眼下的时间已是五月末。 小野田抬起头时,刚好撞上真波的视线,惊得一下子僵在了原地足有10秒钟,他才想起来必须开溜。可带着满腔觉悟的真波可不会再让他像今天前几次那样,那么容易就逃掉了。他把小野田打横抱起来,丢在床上,整个人开心地压了上去。如果他有尾巴,此刻一定是在开心地摇个不停吧。 事后他想起来,自己当时好像本能地对小野田公主抱了呢? 不过这件事好像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第二天是真波和小野田有史以来起床最晚的一次。 [fin]